下面的活动连结,"不重要" 有空随手加分,没空随便~

如果"帖子不错请评分支持"才是重点 !

【活动】经典一句就够!!

【活动】嫦娥奔月,捷足先登

【活动】犬系VS.猫系

【活动】最搞笑的cosplay图

【活动】这..根本是仙女老师来着!!


 第四部 沧海桑田

  序言

  本书第一部《多时空穿越者》讲述了一个在北京的普通小白领孙旗在上海出差时被日本流族少女双喜选中做爲主人,并因此得到了在千年之内的各个世纪的同一天穿越的能力。

  本书第二部《皇家女子学院》讲的是孙旗发现在南宋时代有一个隐藏于正常曆史之下的被修改过的大宋朝,而且那 有一个庞大的皇家女子学院,专爲皇帝培养各级秀女听用。而孙旗则阴差阳错成了南宋的皇帝。

  本书第三部《千古一帝》讲的是孙旗与同父异母的妹妹结下孽缘怀了孩子,并被孙旗嫁给清朝顺治皇帝,最后産下康熙这个千古一帝的故事。

  第四部的名字是《沧海桑田》,讲的是小旗利用皇家女子学院的力量开创新世界的故事。也是本书的最后一部。将会有12章。


  第三十七章 洗新革面 重做淫贼

  上回书说到,小旗在民国政商两旺,事业蒸蒸日上,在明代建立了有妻有妾的别院,在现代的前妻要给他生孩子,而在清宫的妹妹爲他生下了名爲外甥实爲亲子的小康熙皇帝。

  

  明代。

  小旗的家。

  这天小旗无事,独自回到了明代家中。

  到家 和丫环一打听,说永甯公主去当差了,柳如是和多喜子公主出去写生了,家中只有苏苗在,正在后院玩呢。

  小旗也不用人通告就一个人向后院走去。刚走到后院就听到一阵苏苗的哭声隐隐传来。

  小旗心中大奇,心想莫非家中出了什麽事了?急忙快走了几步进了月亮门。

  后院很大,有一片空地,周围种了很多花花草草,当中一条小溪流过,上有一座小桥,过了小桥一座假山上面有一座凉亭。

  小旗跨进后院一看,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原来苏苗正在院中间扎马步呢,旁边还站了两个小丫环,手中团扇不停的给她扇。小苏苗穿一身双喜送她的粉红耐克紧身运动服,腰间束着深红色的腰带,腰带一头从腰际垂下来,含胸拔背,一双小手成立掌向前平推,双腿扎成四平马一动也不动。可怜她汗水不停地从粉颈上流下来,额前一缕头发早就湿了,眼泪大滴大滴的从圆脸上划下来,从尖下颏上流下来,滴在双腿中间的地上。苏苗的胸口一起一俯,呜呜的哭着。

  看到小旗来了,苏苗哭得更兇了,小嘴都咧开了。

  小旗走过去围着苏苗转了一圈儿,问道:“宝贝儿,你爲什麽哭啊?”

  苏苗抽噎着道:“相公下午好,奴婢不能给相公请安了。呜呜呜,我的腿好痛啊。”

  小旗奇道:“那干嘛不休息一下?”

  苏苗又哭道:“不行, 呜呜呜,永甯姐知道了要骂我的。”

  小旗知道苏苗上午习文下午练武,但没想到练武有这麽辛苦。转念一想,“定是永甯这恶婆娘欺服我小老婆”。心想,永甯这河东狮,除非自己把鸡巴插到她的小穴中,否则就在家 称王称霸。

  想着想着慢慢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打量两个小丫环。两个小丫环连忙摇手说:“不是我们,不是我们。”

  苏苗也哭着说:“相公,姐姐没让她们看着我。她留了一道符在亭子 ,说我如果不练足一柱香的话她就会知道了。”

  小旗跑到亭子 一看,真是哭笑不得,只见一个柱子上面帖了张黄纸,上用朱砂胡乱画了些图形。举手刚要撕,苏苗娇声叫道:“相公莫撕! 呜呜呜。”

  小旗放下手走回院中问道:“这骗人的玩意你也信啊?”

  苏苗说:“可是姐姐说可灵了。好相公,求你了,别撕。姐姐这些天心情不好,惹火了她,有我们好受的。”说完了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却不哭了。

  小旗心想:“她心情不好?老爷我还心情不好呢!”想了想,又惹不起这母老虎。看了看不停流汗的苏苗,说道:“小老婆,天这麽热你还围着这个干嘛啊?”说着就来解苏苗的腰带。

  苏苗咯咯直笑,她腰间怕痒,说道:“相公,那多难爲情。”

  原来双喜送她这件衣服是上下两件,中间露脐的那种。苏苗不好意思那样穿,于是扎了个腰带。

  小旗在苏苗耳边吹气说:“在家 ,怕什麽?小老婆,你将来练成了武功不会也来欺压相公吧?”

  苏苗的耳朵也是很怕痒的,身子一扭一扭,被小旗吹得心神不甯,听小旗这样问,忽然一本正经地说道:“相公,奴婢练成了武功保护相公。”

  “嗯,还是我的苗苗好。”小旗说着蹲在那 把双手向上移到双乳之上,在一双娇乳之上又揉又捏,口中说道:“我来帮小老婆按摩。”

  苏苗登时双颊飞红,口中求饶:“啊,相公,啊,别,别,多难爲情。她们看着呢。”

  小旗把手伸到了上衣 面,用手撚着两粒小乳头,一边撚怀边说:“她们是你的丫环,怕什麽?来给她们见识见识我的小娘子胸部发育得多健康。”说着,把双手从小衣服 向上一 ,两只挺立的小乳房暴露在外面了。乳房虽小,但浑圆饱满,俏立可人,一看就是潜力无限。两个小丫环也是年纪相仿,都是双颊飞红,略略低下了头。

  苏苗毕竟只是小孩子,除了胸部还算饱满,身上还是蛮瘦的,被小旗撚得扭来扭去却不敢站起来,口中娇喘连连:“啊,相公,别,啊,相公,啊,下面,下面……”声音越来越小。

  小旗把耳朵凑到苏苗嘴边,问道:“下面怎麽了?”

  苏苗小声道:“相公,奴婢下面好痒。”

  小旗心中大乐,把手从背后钻到苏苗裤子 ,一摸,小穴中汗水加上淫水早就泛滥成灾了。小旗中指成勾,在小女孩儿穴中慢慢捣弄。苏苗双腿直抖,声音发颤:“啊,相公,饶命啊……要站不住了……要站不住了……啊……啊……”叫着叫着,眼泪又流了出来,哭着道:“相公欺服人。”

  小旗心中歉然,正要把手从苏苗洞中拿出,突然见到永甯一袭紫衣,一阵风似的走进院中。见了小旗和苏苗理也不理,气哼哼的径直过了小桥上了假山上的小亭中,把那黄色的符一把撕下,扯个稀烂,丢在地上,然后扭头奔了出去,投进了自己房中。看得孙苏二人和两个丫环眼睛发直。

  这时苏苗“唉呀”一声再也站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旗的手指还留在小女孩穴中。小旗扶起了苏苗,柔声道:“小老婆乖,老公等下好好疼你。等下好了到你姐姐房中来。”回头对两个丫环说:“快带你们主子去洗澡。”

  

  打发走了苏苗,小旗来到了永甯房中。永甯正趴在床上呜呜的哭呢,一边哭还一边用粉拳打着枕头。小旗心想今天可真是奇了,小的哭完了大的哭。他拍了拍永甯肩膀,说道:“娘子,你这是怎麽了?有人欺服你了吗?相公我给你报仇。”心 却想:“你不欺服别人别人就要烧高香了。嘿嘿,就算真有,我老人家哪有给你报仇的能耐。”

  永甯没理他,还是趴在哪儿哭,一边哭还一边说:“骗子,全是骗子!”

  小旗心想:“我也没骗她什麽啊?难道她知道了我和双喜茵茵是穿越时空去了,而不是去做生意了?”于是小心的问:“娘子,不知是哪个没良心的骗了你?告诉相公,相公好给你出气!”

  永甯一转身抱住了小旗,口中叫:“相公”,然后哭着把她这两天当差的经曆和小旗说了一遍。

  原来,随着雨季的到来,这一场席卷整个京城的疾病愈演愈烈,而且生病的都是女性,前不久连宫 面都有人病倒了。于是京城的官员被皇上叫去狠狠的批了一顿,要求他们立即动员一切力量改善现状。永甯和一干同僚也每日奔走到处找寻治病的方法。尤其是永甯自己生过此病,更加同情这些女病人,然而自从自己婚后重新工作到现在,眼看着一个个病人死掉,治病的方法却一个都不灵,永甯比谁都急。最近京城 来了一位道士,说是会画符捉鬼,起死回生,治病更是不在话下。官家花大价钱把他请了来,画了符,焚了,把灰倒在全城各个井中。这不,永甯还专门请这位道士画了道符放在家 用来看着苏苗练功。结果近十天过去了,情况只有变坏,一点好转也没有,大家这才发现上当了。再寻那道士,早已不在花街柳巷中混际,人都没影了。

  最可恶的要数白莲教了。他们广散谣言,说这次的瘟疫是上天对当朝的不满。要解决这次的瘟疫就要朝廷认可白莲教的合法性,大家都信奉白莲教。结果真的有很多人听信谣言入了教。每天教衆们都夜聚昼散,男女杂处。但凡有了女病人的家庭被他们发现,他们都去杀了那全家,烧了那房子。连朝中的军心都被动摇了。

  永甯今日回到家中,心中气馁,不由得伤心起来。

  小旗抚着永甯肩头安慰道:“娘子,一个人死了固然是很可怜的,可是百年之后人都要死的。何况千百年来,瘟疫常有,瘟疫过后人们的香火只有更旺。那是上天在去弱扶强,以你一已之力是不可回天的呀。”

  永甯 起头来用泪眼望着小旗说:“相公,可我真的很想帮帮她们。”

  小旗抱着永甯,慢慢把她压倒在床上,轻轻的说:“娘子,世上总有些事情是我们无能爲力的。”说罢双唇吻上了永甯面颊上流下的泪痕。双手从永甯腰下抽出,爬上了永甯的胸上。

  永甯轻轻用右手打了小旗轻薄的左手,假意嗔道:“就你性急。”眉目之间却添了几分娇豔之色,伤心之感略减。

  永甯半坐起来,轻轻的把自己的外衣解开,露出 面的小衣,偷眼望着口水直流的小旗,然后又把小衣从下面拉起,一双巨乳跳跃在小旗眼前。永甯一拉小旗,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的一支乳房上,挺起了胸。小旗立刻开工,在这对巨乳上左吸右捏,上揉下撚,搞得永甯神魂颠倒,飘飘欲仙,早忘了刚才的伤心事。

  不一会儿永甯口中已是连连娇呼,看样子高潮不远了。她现在基本上已经能控制住不在高潮时放尿了,不过十次还是会有两三次尿出来。

  这时两个丫环扶着洗过澡的苏苗到了永甯房中,苏苗娇小的身体被一条白色的大毛巾包着,脚上什麽都没穿。

  小旗命两个小丫环拿起两把大扇扇了起来,又命苏苗俯跪在永甯一侧,把屁股对着他。苏苗身上的毛巾一滑而下,露出小女孩尚未长成的胴体,原来 面什麽都没穿。

  永甯早把自己下身的裤子除了,小旗一只手伸到她下面沾了点淫液,然后一指手指一滑就从后面插进了苏苗的小嫩穴中。就这样,小旗一边玩弄着永甯的双乳,一边扣弄着苏苗的小穴。二女声音一高一低,此起彼伏,一时间整间房内春光无限。

  忽然间,永甯双腿一抖,小腹也是一抖,大量的淫水喷到了床上,整个人坐也坐不住了,跌倒在床上。于是小旗放开永甯,俯身在苏苗身后,伸出长舌头,在苏苗的阴蒂,阴唇,阴道 还有屁眼上乱舔。苏苗的阴蒂上方还没有长出阴毛来,很光滑,小旗像是在吃一样很美味的东西一样。这下子舔得苏苗心也空了一样,口中直叫:“相公……啊……好舒服……啊……相公…… 面…… 面……好痒……相公……啊……相公快来……快来呀……”

  小旗一看时机成熟,把小女孩翻了过来,让她面向自己——他不敢从后面插苏苗,因爲那样太深,苏苗的小阴道太浅,会痛。小女孩双腿 高在身体两侧,努力的 着头,握着小旗的大鸡巴对準了自己光溜溜的小嫩穴,说:“相公,快,快,让我侍候相公。”

  小旗看小穴上淫水到处都是,于是一沈腰,“吱”的一声,一根粗大的鸡巴有一多半都插进了小女孩又湿又紧的小穴中,小穴把大鸡巴箍得紧紧的,一点空隙都没有。插得苏苗:“啊”的一声欢叫。

  小旗的大龟头和粗大的鸡巴在小女孩小腹上顶起了一个大包。小旗开始慢慢抽动,那个大包就在小女孩儿小腹上前后滚动。然后又把永甯扶着跪在一侧,把两根手指插到永甯蜜穴中乱捣。

  姐妹两个都是螓首乱摇,口中淫声不断,听得两个小丫环心旌摇动。小旗渐渐已能把整根大鸡巴插到小女孩穴中了,开始一下一下加力操干,小苏苗娇小的双乳随着小旗的操干上上下下的窜动,完全不像操永甯这样的大奶熟女时那样上下翻飞。

  永甯翘着大屁股,腰枝不停的摇着,小旗开始不停的扣动着永甯阴道前壁的G点,拇指却插到了永甯的屁眼儿 。

  这下子永甯疯了一样,浑身乱摇,突然抱住苏苗,一大一小一对玉女激吻在一起。忽然,永甯“啊呵……”一声哭了出来,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小旗感到手上一热,美女又放尿了。高潮伴着放尿让永甯濒死了一样,俯在床上整个人抽动着。

  这时小女孩也来高潮,小阴道用力的吸着小旗的大鸡把,子宫口一抖一抖的扫着小旗的大鸡巴,那龟头早插进了子宫后面的穹窿中。一双小手紧紧的抓着小旗的双臂,忽然间又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小旗把大鸡把“啵”的一声从小女孩穴中拔出,把恍恍惚惚的永甯在床沿跪好,自己站在地上,“滋”的一声就从后面操了进去。由于永甯的阴道 早就很滑了,小旗一上来就是一顿猛干。一边干还一边按摩着永甯的屁眼儿。永甯双手成拳,狠狠的攥着床单,口中胡言乱语:“啊……大鸡巴相公……啊……你的鸡巴……啊……太粗了……操……啊……操死永甯了……啊……相公……操啊……用力……啊……呵……操死我吧……”

  小旗认认真真一下比一下用力地操她,其间永甯几度高潮,小旗也没有理会,直干得永甯气若游丝了,这才射精。没过多久,又把小苏苗抱在怀中轻轻操干。小女孩被小旗抱着,半坐在大鸡巴上面,也是被干得高潮了几次,小洞洞也被小旗灌得满满的。

  

  直干了个把时辰,小旗这才略爲尽兴。三人赤条条的躺在一张床上,两个小丫环用湿的白毛巾给三人暂时清理一下。擦到永甯敏感的地方,她不由的“啊”了一声。小旗忙问:“娘子伤到了吗?”

  永甯说:“亏你有良心还记得问。你说,你背着我干过什麽亏心事?”

  小旗忙说:“我怎麽敢啊?!”

  永甯 手要拧小旗的耳朵,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于是歎道:“你真是我前世的冤家。”

  小旗帮永甯把手 到自己脸旁,说:“娘子,我们生生世世是夫妻,怎麽会是冤家。”

  苏苗却在一旁说道:“相公,你和舅妈的事情姐姐已经知道了。”

  小旗一听吓了一跳,心想这下永甯不得杀了我,马上坐了起来。

  永甯缓缓道:“相公莫怕,我不打你。唉,是我娘他命好,还有机会再开一春。你也是爲了娶到我,没有办法。我……我其实是很感激的。”

  小旗一听放心多了,忙说:“是啊,是啊,我完全是爲了让她能把你嫁给我啊。”

  苏苗嘻嘻一笑说道:“舅妈是个大美人,被你占便宜了。”

  永甯却说:“相公,事到如今,奴家有一不情之请还望相公应允。”

  小旗一愣,心想:“难不成我岳母也想嫁给我?”

  又一想,“不会,岳母乃是毛贵妃,是万曆皇帝的女人。那一定是我岳母想我了吧?”

  他口中支支吾吾的说:“那个,那个,娘子你先说说看,我们好商量。”

  永甯郑重其事的说:“相公,你可不可以重操旧业,再做采花淫贼?”

  *****************

  永甯要小旗再做采花淫贼,这让大出小旗的意料之外,他原以爲永甯会让他去操岳母呢。

  小旗说:“娘子,你又来试探我了。呵呵,我可不上当。”

  永甯却坚定的说:“不是开玩笑,我说真的。看到这麽多女人病死我却无能爲力,但相公你能救她们啊,就像你救过我一样。”

  小旗眼中闪着狡猾的目光,说:“真有这样的好事?!”

  永甯“哼”了一声说:“别想得那麽美,我有条件的。”

  小旗和苏苗都好奇的问:“什麽条件?”

  永甯说:“第一,你要带上面具,不要让人家见到你的长相。”

  小旗说:“好说好说,不出去给老婆丢人。”

  永甯说:“第二,不準乱动人家身子。”

  小旗说:“啊?那还有什麽意思。”

  永甯说:“还没完呢。第三,不準你插个没完,要快点洩了走人。”

  小旗张大了嘴说:“这不是把我当种猪了麽?”

  苏苗问:“相公相公,种猪是什麽?”

  永甯说:“小丫头别插嘴。最后一条:我要跟着你一起去。”

  小旗心想这分明是把我当治病的仪器了,还有什麽乐趣可言,心下不喜。永甯娇声道:“相公,奴家就是有这个心愿想多救些人。相公答应了,我以后让相公插后面,绝不叫痛了。”

  小旗心想:“不对,这个买卖不划算,你本来就是我的人了。”但又一想:“唉,既然如是有这个心愿就帮帮她吧。”于是歎了口气说:“唉,好吧,谁让我是你相公呢。”

  永甯一翻身吻上了小旗的嘴,含乎道:“相公你真好。”

  苏苗急道:“我也要跟着!”

  永甯说:“这种事情你一个小姑娘跟着干什麽。再说你武功这麽差,碍手碍脚的。”

  苏苗说:“那相公还不会武功呢!”

  永甯怒道:“我说不準去就是不準去,你找打麽?”

  苏苗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却从后面抱住了相公亲热。

  ********************

  民国初年。

  中南海。

  袁世凯已经搬进了改名爲大总统府的中南海,与废帝溥仪所居故宫仅一墙之隔。

  那中南海就在故宫西侧,本是中海和南海两个湖,面积与故宫相当。然而当中山水秀丽风景怡人,与全是房子的故宫比起来实在是更加逍遥的所在。

  “孙特使,你在美国读的书。来,给你介绍一位美国朋友。”

  袁世凯把一位白人绅士介绍给小旗。

  “孙特使,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弗兰克·约翰逊·古德诺。您叫我Frank就可以了。大总统多次和我提起你。”

  这位美国来的Frank用英语说,看来他来不会说中文。他看上去四五十岁,脸上满是书生气。

  “认识你是我的荣幸,欢迎来到中国。”小旗有礼貌的说。

  袁世凯见小旗一口英文很流利,很是开心。说:“古德诺先生是美国来的总统顾问,你们多亲近,啊。”

  Frank问小旗:“孙先生,请问你在美国时在哪 读书啊?”

  小旗想也不想:“Harvard。”

  Frank说:“啊,太好了。正是你们哈佛的校长推荐我来中国工作的。”

  小旗心想:“不好,我除了知道哈佛的名字之外对它一无所知。这下要漏底了。”

  Frank却没接着问下去,他说:“哈佛的学生果然不同。我听说你在北京和浙江兴建工厂,采用了前所未有的科技和管理技术,真是让人惊歎啊!我在美国也没见过这种技术。”

  袁世凯听了翻译的转达之后哈哈大笑:“我民国有孙先生这样的人才,崛起之日可待。”

  袁世凯接着说:“孙特使。你是在技术与建厂方面的专家。古德诺先生却是法学方面的专家。你听听他的想法。”

  小旗说:“愿闻高见。”

  Frank清清嗓子,用英语对小旗说:“以中国之大,自然有孙先生这样的博学之士。但大多数民衆仍生活在农业社会之中,一生中没有接受过任何正式教育。民主共和的政体并不适合中国国情。正相反,在一两百年前,中国在君主制下却实现了康乾盛世,是世界上无人能及的国家。因此只有君主制才能救中国。”

  小旗听了这个美国人的一番言论,越听越耳熟。“啊”他一下子想起来,“这不是《新闻联播》一向的口吻麽?!”“中国的国情特殊,西方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只能坚持XXX的领导,走XXX的道路。”

  小旗不露声色,随声附合。他不知道这是Frank自己的想法还是袁世凯授意他说的。小旗知道袁世凯过几年会企图複辟帝制,自己称帝。但没想到他準备得这麽早。

  “这麽说,孙先生也支持古先生的看法了?”袁世凯一脸严肃地问。

  小旗见他这表情,马上说:“当然当然。”

  袁世凯哈哈大笑,说:“开玩笑,你们这些人怎麽能如此不珍惜我们得来不易的共和国家。”

  小旗见他言不由衷,心中暗想:“他这次叫我来看样子就是爲了让我支持他恢複帝制。”

  袁世凯接着道:“你们两个一个是总统顾问,一个是总统特使,要多交流一下想法。啊,哈哈哈哈。”

  这时小旗注意到在Frank身后,有一位年轻漂亮的金发女郎。看上去二十岁上下,虽然穿着庄重,眉目低垂,但显然年青燥动,而且美国女人骨子 的那种跳脱还是写在脸上。胸口与袖口都是当时在中国还很少见的白色蕾丝边,露出大片白花花丰满的肉。她很有意味地向小旗偷眨着眼睛。似乎她很少见到像小旗这样西化的年轻人。

  Frank见小旗打量身后的人,就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女儿伊莎贝儿,随我一起来中国的。”

  “我的名字是旗。认识伊莎贝儿小姐是我的荣幸,欢迎来到北京。”小旗 起伊莎贝儿的玉手吻了一下。他可不是什麽正人君子,当然要乘机摸一摸。搞得伊莎贝儿娇笑不止。

  伊莎贝儿好奇的问:“孙先生,你再说一遍,你的名字怎麽读?”

  小旗说:“旗,就是cheese的chee。”

  伊莎贝儿娇笑道:“原来你是奶酪先生,太好了,我最喜欢吃奶酪了。我来中国都没怎麽出去玩过。每天见到得都是这些上了年纪的政客,再说语言又不通。奶酪,你能不能带我去好玩的地方玩一玩?”

  于是小旗就成了奶酪先生。
第三十八章 大战贫乳十三姨


  民国。

  紫禁城。

  这天小旗和伊莎贝儿相约一起在北京城游玩,茵茵做爲保镖在二人身后跟着。

  伊莎贝儿拉着小旗的手又跳又笑,活泼极了。虽然小旗在南宋也有不少金发秀女,但这个伊莎贝儿美国女孩的那种天然娇憨,以及自然而又开放的气质是南宋皇家学院中难以培养得出的。小旗看在眼 ,爱在心 。

  他们一行三人先在中南海转了转,小旗又利用自己的职权到故宫中到处游玩。那 仍是废帝溥仪的家,不过像小旗这样的新贵,政府大员进出很是随意。小旗尽职地做导游,又风趣又有内涵,让金发美女意犹未尽。然后他们又去了天桥和王府井。

  一把産自江南的纸伞引起了伊莎贝儿的兴趣。

  “哇,这伞上画的风景真美。这是哪 ?”伊莎贝儿问。

  小旗看了看说:“这是杭州的西湖,你喜欢的话我带你去玩。”

  “奶酪你太棒了!谢谢你。”伊莎贝儿在小旗的脸上亲了一口。

  茵茵看在眼中捂嘴偷笑。

  “晚饭你带我去哪 ?”伊莎贝儿问。

  小旗说:“北京烤鸭你吃过麽?我带你去全聚德吧。”

  伊莎贝儿说:“好呀,好呀。只是你漂亮的小跟班总是跟着我们太不方便了。”

  茵茵听她这麽说,很知趣地对小旗用中文说:“主上,那我先回去了。”

  小旗说:“你别走远,民国很不安全。备好车準备接我们回去。”

  于是茵茵向伊莎贝儿笑笑便独自走开了。

  伊莎贝儿瞪大了美丽的眼睛看着茵茵离去的背影说:“天啊,她能听懂我说话,是麽?”

  小旗说:“让你见笑了。”

  伊莎贝儿不好意思地抚弄着自己的金发说:“但愿,但愿她不要介意才好。其实我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只是我想和你独处一会儿。”

  金发美女一向被人们认爲是美貌与无脑的结合,看来这个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她们越笨反而越让人感觉她们可爱。

  小旗说:“你放心,她也很喜欢你的。”

  于是伊莎贝儿欢天喜地地挽着小旗,随他来到了前门的全聚德。

  小旗手把手地教伊莎贝儿用筷子来包烤鸭。两人吃得很亲热。

  时值民国初年外国商品涌入中国之时,连全聚德这样的老店都备有玻璃杯和洋酒。

  吃得饱饱的伊莎贝儿坐在小旗对面,手摸着玻璃杯沿,媚眼如丝,甩动了一头金黄色的秀发,说:“奶酪,你知道麽,我离开家三个月了,三个月 我都没有交到过什麽真正的朋友。”

  小旗明白她的意思是三个月都没有过什麽男人了。于是说:“现在不是有我了麽?”

  伊莎贝儿百无聊赖地拿起一只筷子,插在玻璃杯中搅动,“唉,”她歎了口气,颇具意味地盯着手中的筷子,“你是知道的,这根中国的筷子对于这个美国进口的杯子来讲太细了。”

  小旗拿过伊莎贝儿手中的杯子,套在了纸伞粗长的伞柄上摇了起来,说:“你知道,在中国不光有筷子。”

  伊莎贝儿眼中难掩兴奋,低头到桌下偷看了一眼,再 头看着小旗说:“真的麽?你裤子口袋 装了什麽东西?!还是见到我让你很兴奋?”这是美国少女勾引男生的常用套路。

  “哦,我口袋 藏着一只大怪物。你想见见它麽?”小旗顺着杆就向上爬。

  伊莎贝儿说:“怪物都是躲在山洞 的。你的怪物放在口袋 一定很委屈吧?”隔着桌子,她的玉手已经摸到了小旗的腿上,要不是因爲太远,恐怕她早就抓到那个怪物了。

  小旗说:“山洞 要有水才行,要不然怪物会把山洞挤破的。”小旗的手比伊莎贝儿长多了,已经从裙底伸进了她的大腿根处。

  伊莎贝儿已经开始呼吸不均了,娇声道:“流水的山洞我是有的。但这 太亮了,会吓跑怪物的。你能不能带我去个合适的地方抓怪物?”

  小旗挂了帐。揽着金发美女出了全聚德。四下张望,没见到茵茵和让她备好的车。

  这时一辆黑色的美国産福特轿车飞驶而来。小旗见这辆车和自己那辆不太一样。

  正犹豫间,车上跳下了几个黑衣人,拉住伊莎贝儿就扔进了车 。吓得伊莎贝儿惊声尖叫,却马上被捂住了嘴巴。车子绝尘而去,把小旗留在了原地。

  小旗待要去追。有黑衣人向小旗脚下开了一枪,吓得小旗马上止步。

  *******************

  民国初年。

  小旗傻傻地站在全聚德门口,不知所措。这时又一辆棕色福特车开过来,一个秀女向小旗招手,“主上,快上车!”

  小旗见自己的车来了,上车就问:“茵茵呢?”

  秀女答到:“茵茵去追绑驾古德诺小姐的车了。”

  说着她拿出一台对讲机,呼叫道:“茵茵,茵茵,听到了没有?你在哪 ?”

  “沙。。。沙。。。我是茵茵。。。黑车正向西郊方向行驶。完毕。”

  小旗说:“追!”

  *******************

  小旗和茵茵伏在磨房顶上,看着房内被绑着的伊莎贝儿和那几个黑衣人。

  小旗见伊莎贝儿和一个瘦高的黑衣女人激烈交谈,但是距离太远自己听不清楚。

  “看来这帮绑驾的人会讲英语。”小旗小声地和茵茵说。

  茵茵却说:“不是英语,她们讲的是广东话。”

  小旗说:“哦?伊莎贝儿会讲广东话?!这太有趣了。爲什麽我听不到?”

  茵茵说:“皇上,其实你的真气很足,只是你不会使用。只要你集中精力到双耳,一定能听见。”

  小旗依言而行,果然清楚地听到了下面的对话。但就他的广东话水平而言只能听懂十之一二。

  黑衣女:“Isabel,劝你老豆勿助纣爲虐。。。”

  伊莎贝儿:“十三,佢冇啦,佢几係professor。。。”

  茵茵也不懂粤语,和小旗面面相觑。

  这时下面两个男黑衣人扯住伊莎贝儿的衣裙,用力一撕,丰满的玉乳露了出来。再用力一撕,下身的衣物也被扯了个大洞,露出金黄色的阴毛来。看得房上的小旗胯下马上敬礼。估计下面的那些男人自然不用提了。

  伊莎贝儿用力娇声呼叫:“Help!够命啊!帮!帮!帮!帮!”

  小旗脑门上拉出几条黑线,心想:“伊莎贝儿不知在哪儿学会了国语中‘帮’就是help的意思,所以就‘帮帮帮’的叫救命。”

  小旗刚要动身子,茵茵一下按住了他,指了指门口的几个黑衣男人。小旗见到他们手中都拿着快枪。

  “等一下,姐妹们马上就到。”茵茵说。

  这时一个男人扯下伊莎贝儿的内裤塞进了她的嘴 ,于是她也“帮”不出声了。

  那个叫“十三”的黑衣女人又问了伊莎贝儿一句,伊莎贝儿摇摇头。

  黑衣女人恨恨说:“这双带鱼(大乳)哈人憎!”

  她双臂张开,做了个“云手”动作,口中叫道:“冇影手!”伸手向伊莎贝儿双乳探去。

  小旗见这十三胸前平平,难怪她如此憎恶金发美女的一对“带鱼”。

  十三的手一碰到伊莎贝儿的乳房,马上慢下来,只在上面轻轻一拂。而伊莎贝儿开始狂躁的扭动娇躯,摇动一头金发。

  十三的另一只手运气于指尖,叫到“虎鹤双形!”向伊莎贝儿裸露的下腹点去。

  这下子伊莎贝儿扭动得更加剧烈,双腿抖动,忽然她坐着的椅子上渗出水来。原来伊莎贝儿放尿了。

  伊莎贝儿口中的内裤被拿了出来。她马上拼死地喘气:“Oh my god! Oh my god! 我需要一个男人,快快给我一个男人!谁来操我!”

  原来十三用得竟是十分霸道的淫功!

  这时,一个男黑衣人解开裤子,露出他那勃起的性器。

  “Oh, fuck me please, fuck me!”伊莎贝儿被搞得十分渴望一根鸡巴。

  十三又向伊莎贝儿问了句话。

  伊莎贝儿仍然努力地摇头,哭道:“唔好搞我。”

  十三再运功向伊莎贝儿下腹点去,强烈的刺激让伊莎贝儿口中发出渴望的嘶吼:“给我个男人!”

  小旗再也看不下去了,不顾茵茵劝阻,叫道:“住手!”

  然后从房顶爬了下来。

  伊莎贝儿见到小旗这个救星,马上呼救,“奶酪救我!给我你的大怪物!”

  黑衣人见到只是一男一女,也没放在心上。

  那个叫十三的女人用带广东口音的国语问:“你系什麽人?”

  小旗道:“行不更名,做不改姓,在下孙旗,是伊莎贝儿的朋友。你们这麽多人欺服一个弱女子,太无耻了。”

  一个男人道:“你是来英雄救美的吗?你一个中国人和这对烂父女爲伍,肯定不是什麽好人!来呀,给我拿下!”

  几个人上来就要捉小旗。茵茵哪能由得他们。一上手,双方都很惊讶,都觉对方武功不俗。但终究茵茵技高一筹,几个男人不是对手。

  小旗才看清那个叫十三的女人三十多岁年纪,身形苗条高挑,身材平平(就是很平的意思),长得不算难看。十三见几个男人对一个小姑娘久攻不下,于是双掌一错,运了十成功力在一手指尖和一只手掌之上,同时使出了她那两招“无影手”和“虎鹤双形”淫功向茵茵打去,口中叫道:“小贱妇看招。”

  茵茵见她两招同时打来,不慌不忙,胸前下腹生生受了她的两记攻击。

  小旗吓得叫道:“茵茵!”

  哪知电光火石之间,茵茵把打来的功力引到自己单掌之上,又加上自己的功力,巧妙地轻拍在十三的下阴处。

  那十三后退几步,情知不好,却没有时间化解。突然一股强大的肉欲袭来,她本就是怨女,立时浑身燥热无比,就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

  外圈的黑衣人见十三遇袭,就有人 枪对準了茵茵。

  正当小旗万分焦急时,有人叫道:“全都住手!”

  一个男子身形破门而入,“啪啪啪”打落几人手中的枪,又到人群中几招拦住了黑衣人向茵茵的攻击,又接了茵茵一招。竟以一人之力制止了缠斗的双方。

  十三看见来人,娇声叫道:“飞鸿,快救小姨。小姨中了自己的淫功,快!小姨要做飞鸿的女人。快来呀,快给我!”

  十三已经把自己衣服扯破,露出平平的胸来。皮肤倒是挺白,奶头硬立着,顔色却很淡,看上去与她年纪不符。十三沖过来抱住那男人大腿,用她的“鱼头”(乳头)和脸在来人的腿上挨挨蹭蹭。

  “你们这些没用的男人,十三姨平日对你们这麽好,你们一个个都躲瘟疫一样躲着老娘。今天老娘豁出去了,给大家白干。快啊!不要钱的处女啊!”那十三中了被茵茵加了倍的淫功,抱着那男人的腿发浪。

  那男人并没有理会她,而是对小旗拱手道:“在下黄飞鸿,孙中山先生托在下来北京护送几个革命党人回南方。几个不长眼的畜生不认识爱国商人孙先生,多有得罪,望先生勿怪。”

  小旗惊道:“原来你就是广东十虎之一的黄飞鸿,果然了得!伊莎贝儿是我的朋友,可不可以不要爲难她?”

  那裤子还没有提上的黑衣人道:“飞鸿,这女人是美国来的狗贼古德诺的女儿。那古德诺爲袁世凯複辟帝制摇旗呐喊,实爲大患啊。”

  小旗道:“那古先生我见过,他不过是一名学者,书呆子,与他爲难实非英雄所爲。”

  黄飞鸿道:“孙先生是有名的爱国商人,是孙中山先生的朋友,我信得过你。我们不会爲难你,带上你的朋友走吧。多有得罪。在下还有要务在身,改日再来登门谢罪。”

  “飞鸿你。。。”那名解开裤子的黑衣人还待多说。

  黄飞鸿止住了他。怒斥道:“快收起你那丑东西!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小旗解开伊莎贝儿的绳子,那伊莎贝儿一下子缠到了小旗身上,伸手就向小旗下身摸去。抓得小旗“哎呦”一声,差点穿越了。小旗抓住她双手,拖着她向外走。

  “等一下!”黄飞鸿叫道,“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

  小旗,停下脚步,说:“请讲。”

  黄飞鸿指着地上扭动着的十三说:“这位十三姨是在下的小姨。方才多有得罪。她与古小姐都中了自己的淫功,一个时辰内需与男子交合,否则心脉受损,成爲癡人。可否请孙先生把我小姨带回府上帮她解了淫功之苦?”

  小旗说:“这种事情黄师傅自己解决不了麽?”

  黄飞鸿说:“她是我亲姨。”

  小旗看看四周的黑衣男人,衆人一下子或 头望天,或低头看脚,有的干脆转过身去。

  只有那正提裤子的黑衣男说:“要是搭上那个金发小妞给我我就干。”

  小旗只得说:“那。。。还是不劳兄弟费心了吧。”

  *********************

  民国。

  孙府。

  金发美女一个人独享着口中吞吐着的大鸡巴,小旗的粗长助长了本就风骚的美女的欲望。小旗欣赏着身下美女喷火的身材,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大腿上也全是肉却不让人觉得累赘。上身短,下身长,细腰宽肩,一头金发撒在丝绸般光洁的背上。小旗偶尔抱住美女的一头金发,在她口中操干。

  床边,却有二女在打斗。茵茵用小擒拿手不断缠住十三姨伸向小旗大鸡巴的玉手。十三姨所受淫功的打击远较伊莎贝儿爲重,此刻身上衣服早被自己撕得净光。虽然十三姨长相一般,胸前平平,屁股又小。但她身材苗条,一身嫩肉完全看不出已经三十多的年纪。她如狼似虎,眼睛盯在金发美女口中的大鸡巴,一心想扑过去占爲己有。奈何茵茵武功在她之上,她就是近不得小旗的身子。

  “快!快给我!我要啊!别拦着我!”十三口中不断娇呼。

  小旗则不急不徐,把金发美女放在床上,扛起金发美女比普通华族女人修长得多的丰满白腿。看了看金色阴毛下因爲漏尿而一片狼藉的小穴。那小穴与她肌肤顔色一样,细细的一小条,不是肥穴,是属于那种隐蔽型的小穴。

  小旗不由得心中暗笑,“这麽紧小的一个小穴,居然担心找个华族男人阳具太小不能满足她。”

  美女身下因爲放尿而传来的淡淡骚味反而勾起了小旗的性趣。二指分开小穴的花唇,大鸡巴放在穴上,“滋”的一下连根而入。

  伊莎贝儿一下子被插得弓起了身子,“天啊!我被你插满了!”

  小旗也感到伊莎贝儿穴内别有洞天,与华族少女的紧緻不同,伊莎贝儿的穴口紧箍,而穴内空旷。不但穴旷,而且滑腻异常,大鸡巴顶在花心上有别样的润滑感。

  粗大的鸡巴把紧合的小穴撑开,观感极是震撼。就像是鸡巴直接戳破美女身下的皮肤,插在她体内。

  “Oh, fuck me. Fuck me harder. Oh, I feel so good, baby.”

  伊莎贝儿被小旗操得舒服极了,极力地扭动屁股配合着。

  小旗见她如此风骚,加重了力度也加快了频率。金发美女哪受过这个,当时就满头金发乱摇,口中淫叫不止:“Fuck, baby, fuck! Oh, right there, right there! I’m coming! I’m coming. Baby give it to me, please, give it to me. Come inside me.”

  金发美女自己抱住一双大腿,大大地分开,小腿高举着,任由小旗发力操干。

  那高举的双腿就像是在向十三姨示威。十三姨苦战茵茵不下,呜呜的哭了起来,“你们这些臭男人,人家白给你们都不要,呜呜呜。。。”

  伊莎贝儿虽然粉嫩,却十分耐操,任小旗如何大力抽插从不叫痛。插得越猛她就越浪,“快,大怪物到妈妈的山洞 来。Oh fuck!”

  小旗见伊莎贝儿小口微张,大口喘息,口中不成句子,知道她来了一波强烈的高潮。再看那边的十三姨,双眼发红,眼泪鼻涕横飞地仍在和茵茵不停拆解小擒拿手,一心想过来与自己合体。看那样子,如果不马上与男人交合她就要失心疯掉了。

  “放开她吧。”小旗对茵茵说。

  茵茵一停手,一身武功的十三姨马上在床上扑倒小旗这个精壮的男人,自己合身抱紧男人把自己的平平的双乳贴在男身人身上挨蹭。下体本能地对準大鸡巴猛地坐了下去。

  “啊!”十三姨痛叫一声。鲜血从二人交合之处流出。

  十三姨突然灵台一片清明,明白了自己的疯狂举动。抱着小旗的身子,哭了起来。

  小旗轻抚她的后背,柔声安慰:“十三,别怕,一会儿就不痛了。”

  那十三姨身材长相虽非一流,但屄仍是好屄,而且相当的浪, 面很湿。小旗心想怪不得叫13,那不就剩个B了麽。

  渐渐的十三姨痛感渐轻,淫力又盛,身下开始轻轻摇动起来。她身爲一个老处女,一但发起浪来,一发不可收拾。大屁股猛摇,身子猛扭。小旗知道她是刚破处,不知深浅,一动不动地任她施爲,只是抱住熟女的头不停地亲吻她。

  十三姨慢慢在小旗身上坐直了身子,屁股不停地在大鸡巴上做圆周运动,一手抓住小旗的大手按在自己平平的乳房上。小旗实在不知道她让自己抓什麽,除了十四岁的小苏苗,他还没摸过这麽平的胸。只好用二指在硬起来的乳头上揉捏。

  小旗捏得越用力,身上的怨女就越浪。小穴从圆周运动变成了快速的前后耸动。下身稀疏的阴毛时隐时现。忽然,十三一把抱住了小旗的头,把他按在自己的另一只乳房上。

  小旗口含着十三姨的硬葡萄,嘴唇却早感觉到了十三姨乳下的排骨。虽然完全没有自己那些大奶秀女们的松软感,但也别有一番风味。于是大力吸了起来。

  这下吸得十三姨“嗷嗷”怪叫。抱着小旗在他的身上乱摸。

  十三姨越来越食髓知味,口中狂吻之余不断地求欢:“快!快!给姨个痛快!啊。。。好爽。。。啊。。。姨终于开了春,天啊。。。你真棒!”

  小旗开始大力向上顶动,操得十三姨身子蹲在半空都没有机会落下来。十三姨张大了嘴巴,被干得魂飞魄散,高潮连连。

  小旗一把把十三姨按倒,掰开她的双腿,在她那黑木耳般的老处女穴上大力操干。十三姨倒也是瘦得可以,虽说是细高的身材,小腹上却如小女孩儿一样被小旗的大鸡巴顶出一个包来。随着小旗的抽插前后移动。

  这边干爽了十三姨,那边又再操金发美女。几番下来,确保二女身上淫功尽散,这才在二女穴中注满精液。揽着茵茵接着找个受女小队去发洩自己剩余的欲火去了。

  于是小旗的收藏中又多了一个黄飞鸿的十三姨,和一个美国来的金发美女。

  十三姨这个贫乳老处女得到了壮男的滋润,居然也皮肤泛光,焕发出青春气息来。她终有所属,心中别提多快乐了。什麽革命党,恢複帝制,她都不再想。她和小旗说:“你就是我的皇上,我的主子!”

  十三姨是在美国和伊莎贝儿认识的。那时伊莎贝儿準备随父亲来中国,于是请了个中文教师学习中文。那老师便是十三姨。这位十三姨真的有够十三。她到了北京才发现,自己学的是广东话,而在北京没人讲广东话,那 的人连听都听不懂。

  伊莎贝儿则常来孙府“捉怪物”。而且伊莎贝儿惊喜地发现,不单是茵茵,小旗家 几乎每个女人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于是她成了小旗府上的常客。就算小旗不在,她也常来拉上一两名没事的秀女朋友去逛北京城。而且时常催着小旗:

  “你答应我带我去杭州,怎麽还不去啊?!”

  **********************

  清,顺治年间。

  紫禁城。

  有人在做皇帝梦,可有人却一心想着梦醒。

  小旗要去看妹妹和儿子。妙妙生了孩子以后真像换了个人,一心在照顾孩子。每天把儿子捧在手上,爱护得无以複加。加上几位秀女包括林大的照顾,母女二人在宫中的生活过得不错。

  去坤甯宫的路上,小旗顺路先去看了看他妹夫,儿子的便宜老爸,顺治皇帝。

  小旗到了尚书房。太监们认得他是和皇上称兄道弟的国舅爷,没人敢拦他。

  小旗见顺治正拿着他那本现代的护照爱惜地摸啊摸。摸完了,放下,又拿起他那10010119XXXXXXXXXX的身份证看了又看。

  然后又拿起他那早就没电了的诺基亚廉价手机,做势在打电话:“喂,婷婷啊。。。”

  顺治一 头,正看见眼前的小旗。

  看着眼前的小旗,顺治的眼框居然红了。

  “宋帝哥。。。”顺治说:“我想回未来去。”

  小旗说:“顺子,你这是怎麽了?皇帝不要干了?”

  “唉,”顺治歎道:“没劲。”

  原来,顺治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孙妙每天仗着孝庄皇太后撑腰处处欺压顺治,要打便打,要骂便骂,过着非人的日子。

  顺治的眼泪不住地流下来:“大婚那天夜 ,我醉得不醒人世,御妹陪了我一夜。后来她就有了身孕。从此以后再没让我近过身。”

  小旗听得暗暗心惊。

  顺治接着说:“而且不单不準我近她的身子,我对哪个妃子好,妙妙和母后不是想办法弄死她们就是想别的办法让她们难受。搞得朕,搞得朕,”

  说到这 ,顺治哭得更响了:“朕平时都是自己靠手解决的。”

  “而且,这两个夏天他妈的真是热死我了。想我前年夏天在未来的医院 ,那叫一个爽啊。空调吹着,偶尔调戏一下小护士。”顺治一边说,一边眼泪巴巴地望着远方,似乎他的心已经飞到了未来。

  小旗歎了口气,拍了拍顺治的肩膀:“顺子,看你这点儿出息,你不想成爲像哥这样能穿越时空的伟大皇帝了?”

  顺治回过45度角仰望的头,看着小旗:“宋帝哥,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你是爲我好。我上次从三百年后回来前已经偷偷上网看过了。我年纪轻轻就放弃帝位,我儿康熙乃是千古一帝。我还在这儿瞎混个啥。宋帝哥,你就成全了我吧。”

  小旗说:“即然你看过曆史就就应该知道你退位没这麽早。玄烨现在还小啊。”

  顺治说:“我管不了那麽多了。宋帝哥,你神通广大,我这后宫老小就交给你了。你放心,只要宋帝哥带我回去,我以后一定再也不麻烦宋帝哥了。”

  小旗见他说得真切,只好如他所愿。

  顺治辞别了孝庄太后,说心意已决要随土地神而去,请她代爲照顾妙妙与玄烨母子二人,并立玄烨爲太子,请孝庄皇太后垂帘听政。如有大臣问起,就说自己避位出家好了。

  顺治走时身无长物,只带了那幅他最爱的《富春山居图》。

  那顺治到了现代,给手机充上电,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人开车来把他接走了。

  望着接顺治的车远去,小旗忽然想起顺治那句:“大婚那天夜 ,我醉得不醒人世,御妹陪了我一夜。后来她就有了身孕。从此以后再没让我近过身子。”

  想着想着,突然大喜,“妹妹是我一个人的妹妹,她从来没让顺治碰过她!”

  *****************

  小旗得到了这样的结论,非常开心。想到自己一直冷落妹妹,而曾经放蕩的妹妹不单爲自己生了儿子,还爲自己守着贞洁。

  想到感动之处,想起妹妹的温柔和娇憨,欲念大动。情不我待,马上去清宫找妹妹。心 想着:“这次老子来只爲卖淫,不爲打猎!”

  来到坤甯宫的门口,却被几个宫女拦住了。

  “娘娘让国舅爷止步。”一个宫女说。

  小旗哪能答应,说:“快让开,这个妙妙又在搞什麽鬼!”

  说着就往 闯。

  这时一个金发碧眼,西方装束的美女从宫中出来,拦住了小旗。她命令那些小宫女:“退下。”

  金发美女便是小旗以外国教师的名义安排在孙妙母子身边辅佐的两名秀女之一。待宫女退远,那金发美女说:“皇上,妙妙公主说不想见您。”

  孙旗不解,大声说:“不可能,妙妙到底怎麽了?玄烨呢?快让我进去。”

  这时另一名金发美女也从宫中出来,怀中抱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皇上,妙妙公主说让您再看最后一眼小王子。她说你们缘份已尽,让您以后不要来了。”

  孙旗无法相信这是一向对自己热情如火的妹妹说出来的话,激动的喊道:“你们骗人!妙妙怎麽可能会不想哥哥?妹妹怎麽可以没有哥哥?!”

  孙旗赖在坤甯宫门口不肯走。忽然宫 传来妙妙的声音:

  “哥哥,不是我不想见你,是不能。”

  一对金发美女都是武林高手,拦住了小旗让他无法走进宫去。

  小旗只能听见妹妹的声音却看不见人。他激动地说:

  “妹妹,哥知道你一直爲哥守着身子。你原谅哥一直以来对你的冷淡,哥知道错了。哥爱你。”

  宫门内,孙妙的已经泣不成声,“哥哥,我太开心了。今后我还会爲哥守着身子。但是,哥,谢谢你带我来这 ,谢谢你把玄儿赐给了我。现在玄儿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我要用心培养他,让他成爲一个听话的小皇帝。我不能,哥哥,我不能做出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

  小旗知道妹妹的意思,如果自己和妹妹在清宫 保持这种不伦关系,那麽早晚会被人知道。到时就会威胁到玄烨太子的地位。

  小旗抱过儿子玄烨,深情地看了他一眼,还给了金发美女。

  “妹妹,哥走了。保重。”

  ******************

  小旗独自来到清代的颐和园,想去怀念一下和妹妹过往的时光。去了才发现,妹妹造的吊脚小楼早已不知去向,颐和园也被妹妹自作主张,收归皇家所有了。这突然的变化让小旗莫名的失落,心中的抓狂无处发洩。



第三十九章 白莲圣女


  上回书说到,小旗收了金发美女伊莎贝儿,同时又收了广东着名武师,革命党人支持者黄飞鸿的贫乳十三姨。在清代,顺治死皮赖活,一定要去现代。在此同时让小旗始料不及的是,在清宫中爲自己守身的妹妹却决定不再与自己相见,母子二人与他恩断义绝。

  

  小旗的性欲已经冷却了下来。当他準备好接受与浪蕩的妹妹之间的不伦之恋时,妹妹居然一夜之间长大了,不但拒绝了他,还让他们父子不再相见。小旗不知道自己是快乐,是悲伤还是失望。他想起来,妹妹的变化正是他当初送妹妹到清宫的目的。如今目的算是达到了。

  顺治的举动让他也很不解,他花了很多时间也没想明白。如果让他放弃南宋的一切,枯守着明代的妻妾,那他是说什麽也不干的。

  他平时都喜欢带上双喜茵茵去年代间游玩。此时他只想一个人散散心。

  ***************

  盛夏。

  南宋时代。

  曾经的金国中都,如今的蒙古大都,未来的北京。

  这天他一个人閑游,在大都附近雇了一叶扁舟,泛舟在京杭大运河上。

  他每半个月左右就从现代回杭州一趟。每次回去都在皇宫 淫乱一番,再去学院看看马上就要上大三了的小曼,接她回现代待几天。姑娘大了,变得更有味道,小旗越来越爱小曼了。然后还会去民国看看小兰的生意,再给她施施肥。

  可今天他只是閑游,并非要回南宋的皇城。

  小旗站在船头,天很低,来往船只如织。空气中又湿又热又闷,他心中更是闷得要炸了。天看来是要下雨了。

  盛极一时的大金国已经被蒙古铁骑灭了。因爲暗地 的同盟关系,蒙古并没有骚扰小旗的南宋使馆。刚刚经过一场战乱的大都很快恢複了往日的繁华。从运河上来来往往的商船就能看得出经济活动又活跃起来了。

  “这位公子,要下雨啦,还是进来避一避吧。”船尾的艄公对小旗说。这艄公年纪有三十几岁,挽着衣袖裤腿,看上去很是精壮。

  “没关系,下了再说吧。”小旗说。

  那艄公却道:“我劝公子还是早些进仓爲妙,小心大雨来了湿了您万金之体。”

  小旗想:“这船家真是无聊,下点雨算什麽。”也不去理他,仍是站在船头看着风景。

  对面一条华丽的大船缓缓驶来,占了小半个河面。船上的人各个衣着华丽,男男女女站在船舷上指指点点。小旗想:“这定是什麽达官贵人的游船吧?”

  小旗船尾的艄公低声说:“公子站稳了!”突然手上一加力小船如箭一般向前窜去,吓了小旗一跳。

  小旗高叫:“慢些!慢些!要撞上了!”

  只听“嘣!”的一声,前面一只小船有点慢,被小旗的船撞在了船舷上。那船上操船的也是个汉子,扯着脖子就喊:“我说后面的,你长没长眼睛啊!”

  小旗船上的艄公一听就不高兴了,也叫道:“你说什麽呢?!什麽叫我没长眼睛啊?!”

  这时又是“嘣!”的一声,小旗脚下一震,差点摔倒。原来后面的船又撞到了他的船上。结果三只船上的船夫在那 吵个不停,停在了水面上。后面的船越来越多,堵住了整个河面。

  这时对面的大船已经很近了。船头一人高喊:“对面的小船听着,南院大王乌图骨大人在此,赶快让开,否则撞翻了没人赔!”

  大船速度不减反而快了一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眼看着就要撞上来了。

  几个船夫对望了一眼,似是心领神会。一个船夫一提小旗的后领,用力一跃。小旗只感到两耳生风,等双脚落实,竟已在大船之上。另有十几名船家也上了大船,手中各拿兵刃,看来是早有準备。

  船上一时乱成一片,年轻的妇人尖叫着逃回船仓,小旗看到其中很多人不似中土人士。一名看似船夫首领的人大叫一声:“杀!”衆船夫见到船上男子举刀就砍,船上有不少兵丁,怎奈何衆船夫都是武艺高强的绿林好汉,转眼间数人被砍翻在甲闆上。小旗蜷在船头吓得发抖,想马上跑,又怕穿到别的年代时落到水 ,还想再多看一会儿热闹,双手伸在跨下,按着两颗睾丸随时準备改换时空。

  眼看着大船上兵丁要被砍光了,突然船仓中跃出几个手拿怪异兵器的光头大汉,十几名绿林好汉竟不是这几个光头大汉的对手,不一会儿也折了两个人。

  这时那领头的又是一声呼啸,大叫:“鹰爪子利害,我们先闪!”

  于是衆好汉开始一个一个跳下水去,跳得慢的几个被光头大汉所擒。小旗一看再留下来兇多吉少,刚想拧动跨下,突然双臂一紧,原来背后有人突袭,捉住了他。

  小旗大叫:“我不是他们一伙的!我是坐船的!抓错人了!抓错人了!”

  突然小旗腰间一麻,被人点了穴道。站都站不稳了,说不出话来。过了半个多时辰,大船靠岸了。小旗和其他被捉的人一起关进了一座地牢当中。

  地牢中原来就有十几个人了,都是反绑了双臂,或绑在柱子上或半吊在空中。见到小旗他们来了,有人叫道:“张三哥,老吴,阿德,怎麽你们也被抓来了?!”

  和小旗一起进来的一个人说:“唉,我们打听到今日蒙古南院大王那狗官从水路经过,我们本来打算去劫了他,拿来换回我教圣女。没成想鞑子的鹰爪子这麽厉害,孙长福和老于死啦,我们几个功夫不济没跑掉。”

  有人看到小旗,问:“这位公子是?”

  有人答到:“老齐带来的,不知什麽来头。喂!小相公,李大哥问你话呢?”

  小旗正在想脱身之计呢,装作穴道未解,没理他。

  *****************

  过了很久很久,小旗已经开始担心双喜了。牢门一响,有官兵进来了,带着所有的犯人到了一所大院子中,站成一排。是时天色已晚,但院中灯火通明,院子一侧搭了个台子,上面男男女女坐了好多人,各个衣饰华贵,而且很多看上去不似中土人士。中间坐着两个身材胖大,身着元代朝服的人,一看就是大官。其中一人身后侍立着两个光头大汉,想来就是那个“南院大王”了。看样子,院中将会有什麽节目上演。

  只见另一个当官的一打手式,用蒙古话说:“带上来吧。”

  几个大汉 着一样事物放到了院子中间,这样事物上面还盖了一大片红布。

  一个军官打扮的人走到场中先向台子上的各位施了一礼,然后高声用汉语叫道:“各位大人,贵客,请了!小人图察,今天在王爷府 特地给各位準备了些小节目,以解各位远来劳顿。”

  看来当时汉语便如今日之英语一样,是世界各族人民通用语言。

  说完停了一停,转了半个身子,一半对着看台,另一半竟像是对着站成一排的犯人说:“白莲教中故老相传,教中白莲圣女是经过特别训练的处女。那圣处女所练之功乃是天下至淫,而身爲圣处女又要谨守处女之身,爲此而每日身浴欲火之中,以示人间极苦。白莲教中人都要誓死保卫圣女处子之身。”

  那军官图察说到这 ,看了看一排犯人,说:“你们都是白莲弟子,想来都知道吧。”

  小旗左右看看,各人脸上都没有怀疑的神色,看来的确是这样了。

  图察叫道:“灌他们喝白莲教孽水!”

  几个军校拿着几把酒壶过来,给每个犯人都灌了不少。小旗也被迫喝下去一大口,入口又辣又甜,很像美酒。灌到最后一个人,图察叫道:“停!要留一个清醒的。”

  图察转过身来对看台说道:“白莲邪教专门喜欢折磨自己人,这是他们平日经常举行的仪式。他们会自己喝下一种猛烈的性药,叫做‘孽水’,能让喝了的人情欲高涨。然后和这种情欲对抗,这就是他们的修行。刚才属下给他们喝的就是他们自己做的性药。”

  小旗除了有点晕晕的倒是还没有什麽特别的感觉。其他的犯人却纷纷神情严肃的对那个没有被灌药的人说:“谢大哥,我们全靠你了!等下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啊!”

  那位谢大哥也说:“